青与

细水长流。

【喻黄】黄少天绝不女装

#原著向世邀赛后短打,是昨天被大家救济的女装黄的梗
#为了放松搞的,沙雕别太认真,喻黄不逆,叶修手气好我瞎说的(其实我觉得老叶确实运气不错)

#应该都会玩uno吧(?

#lof不要挡我路!!!!


虽然在这个前有叶修roll点王者后有喻文州联盟锦鲤的联盟里,黄少天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运气最好的那个,但是,看在张佳乐还在阳台上蹿下跳打电话给孙哲平说自己终于拿了个冠军的份上,他也绝对不是运气最差的那个。


然后,在这个前有猛||男韩文清后有壮汉田森的联盟里,身高176体重不告诉你但绝对是精瘦型的黄少天虽然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最man的那个...

2020-04-01

我已经更连载更到想吐,让我写个啥有趣的短篇吧。生活真的太不易了,下午蒙着被子哭完晚上依旧一筹莫展,跟赌气一样发了存文还是对自己的焦虑心情毫无改善。


在这里求各位救济个短篇点梗,求求大家了。


这会就是希望能写点什么能让自己开心点。焦虑不是源于写文,焦虑源于科研小白的必经之路,这玩意真的太不新手友好了。不用太担心我,我现在就是希望干点不用查文献看标书的东西。比如磕cp。

2020-04-01

【喻黄】扶桑 (10)

#这好像就是没发过的部分了
#给大家看一个有点仙气的少天(努力不ooc…)

#从(10)开始是隔了好久补的,风格变化明显先道个歉吧,其实就是第二副本(寻找扶桑)正式开启

 


(10)


星星点点的光芒从树杈缝里漏出,四周的空气里都浮动着太阳的光彩,每一片叶片都似乎在金色的光芒下微微颤动着。喻文州在大学校园里呆了四年,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棵图书馆楼顶花园的树这个样子。他很少起这么早,第一次在城市里等待日出,居然也感觉到了一种真挚的感动。太阳就这么卖力地日复一日照耀着这座钢筋水泥森林,就像千余年前照耀着这么某片真正的森林一样。人们或许早就把这些世界...

2020-03-31

【喻黄】扶桑 (9)

#旧文补档




(9)


“……对,我看你那些资料应该还有点用,特别是写作部分的……”


“……嗯。”


“现在的关键就是英语成绩要再刷上去一点,我明天就准备去学校把成绩证明给打印出来。”


“……不不不你听我说王杰希,现在叶修这个论题,我还想再跟着你们做下去……”


“这对我很重要,真的。”


“我可以的。”


听见两声敲门声,喻文州这才捂着手机转过头。他看见黄少天站在门口,一手揉着睡肿了的眼睛,一手靠着门。他问了一句:“醒了?”...


2020-03-31

【喻黄】扶桑(8)

#旧文补档


(8)


“喝茶。”喻文州端出一个茶杯,那人坐在饭桌边接过茶杯,一看乐了,“哟,花茶,你很懂嘛。”


喻文州笑了一下,自己的直觉果然还挺准:“怎么称呼?”


“姓张,张佳乐。”那人喝了一口茶,“顺路来找黄少开一个许可,开放时间提前许可令。”


喻文州刚坐下抱起茶杯,眨了眨眼,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是明白了意思:“好的,可以详细说一下情况吗?”


张佳乐皱了皱眉头:“真的可以跟你说吗?”两人安静了一下,喻文州笑了笑,也不是很清楚应该说什么,幸好张佳乐自己说了下去,“这不到处都在说民俗文化节吗,我...

2020-03-31

【喻黄】扶桑(7)

#旧文补档


(7)


“这是那个男孩给你的。”


喻文州从角落翻出一个黑色的布袋子走了过去。厨房里,黄少天正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一样一样收拾着冰箱。听见喻文州的声音,他抬起头打了个倦意满满的哈欠,眯着眼看过去:


“是什么啊?”


“柳条。”喻文州凑到了他身边,从他背后俯身下去看冰箱,“这些又是什么啊?”


“朋友送的蔬菜水果啊。”


“全是你这次去乡下带回来的?”喻文州惊讶了,“这葡萄是怎么弄来的啊?”


“哈哈,他们厉害呗,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黄少天嘻嘻笑着说,“我自己可...

2020-03-30

【喻黄】扶桑(6)

#旧文补档




(6)


这是漫长的一周。窗外的雨下个不停,夹着冬天冷冷的寒风,完全打消了喻文州出门的动力。现在也没什么事情能提起他的斗志,一切坚持在等待中似乎都没什么意义,他也就放任自己窝在房间里,每天早上把自己从床上拽起来,洗脸漱口,随便吃点囤着的面包。打开电视,听到天气播报员日复一日地预报前所未有的大范围降温和降雨。看看借来的书,对着叶修和王杰希发来的访谈录音和记录完成叶修安排的任务——写完专题报道的第一部分。叶修让他在这一部分里完成从白昼变短日出时间变晚到神话的过度和联系,再帮忙整理一下他和王杰希采访的部分记录,为后续的走访确定方向。


下午的...

2020-03-30

【喻黄】扶桑 (5)

#旧文补档


(5)


三天后,麦当劳,叶修懒洋洋地叼根烟,王杰希眯着眼,喻文州端起红茶喝了一口。


“所以说,文州你说了这么多神话,又是山海经又是你邻居,那为什么日出时间变晚、白昼时间缩短,你有什么猜想吗?”听喻文州讲完,叶修慢悠悠地问他。


对于这个,喻文州显然也是有备而来:“这个,我觉得可以有这样一个思路。先头我们把日出相关神话划分成了太阳之鸦、扶桑和春神三种元素。现在我觉得这三个元素还能有二次分类:一类是监管者,就是春神;第二类是执行类,就是太阳之鸦和永生神树扶桑构成的日出机制。沿着这样的思路——”


“由于监管不力,...

2020-03-29

【喻黄】扶桑 (4)

#旧文补档




(4)


“你不会连洗菜都不会吧?”喻文州看着迷茫地抱着韭菜站在他身边的黄少天,自己也觉得有点迷茫。对方明显有点不好意思了,但是精神劲头却不见减:“文州你教教我呗,我超聪明的,一教就会保证的!”


“这么,”喻文州挽起袖子,“先把杂草和黄的清掉,再慢慢一根一根洗,不要全洗,我俩吃一半就够了。”


黄少天确实是个非常聪明的学生,喻文州指导两下,差不多两个人也能配合得不错了。喻文州把最后一道汤熬上,黄少天靠在冰箱上长舒一口气。喻文州盯着文火发呆,其实思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到了于锋跟他说的那些话,很快他又在心里盘算起来再过一周...

2020-03-29

【喻黄】扶桑 (3)

#旧文补档


(3)


“同学,你这张卡已经被挂失了。”


正是上课时间,学校图书馆大厅里没什么人。空调开得不太足,喻文州却觉得非常热。


“不可能啊,”他扯了扯围巾,“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校外实习,卡一直在我身上啊。能麻烦您再查查吗?”


“我已经给你查了好几次了,你这卡真的已经被挂失了。”图书馆的管理员有些无奈地说,“同学,你是有什么事要来这办吗?要是只是借书的话,你也可以在这里登记一下姓名、院系、学号和联系方式啊。”


“要借几本古籍的影印本,也可以这样吗?”


“哦,那你必须得要用校园卡...

2020-03-28
1 / 12

© 青与 | Powered by LOFTER